武汉科技大学纪委监察处
警钟长鸣·文章查看

揭房县三多书记失控人生:哥们多 牌局多 票子多

(点击次数:8379次 发布时间:2015-05-13 编辑:周红)

 

三多书记” 的失控人生
  ——湖北(房县)野人谷省级自然保护区原党委书记吕兴国违纪违法案件剖析
  秦楚网讯(十堰日报)
在房县提起吕兴国,大家都称他为“哥们多、牌局多、票子多”的“三多书记”。
如果不是东窗事发,吕兴国可以说是“安全着陆”了。32岁当上房县万峪河乡党委书记,42岁成为房县国土资源局“重权在握”的局长,56岁提拔为副县级干部并担任湖北(房县)野人谷省级自然保护区党委书记,吕兴国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。
但随着手中权力的逐步增大,他开始忘乎所以,弄权腐败,对金钱、权力的贪欲,让其不能自拔,最终受到党纪国法严惩。该案涉及金额532.3万元,其中受贿金额230.5万元,吕兴国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
哥们多,党性在老板“围猎”中迷失
官商交往必须守度有道,把握好公私分明的界限,交往过度,就会倒在“官商勾肩搭背”的陷阱里。
权力的疯狂,首先是掌权者自己的迷失。吕兴国从一个公认的能吏,堕落为腐败分子,关键在于思想“出轨”,党性缺失。
吕兴国出生在房县一个小山村,从一名公社干部,一步步干到乡镇党委书记、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,直至副县级干部。从政初期,他守纪律讲规矩,工作有魄力,有“勇于任事”之美誉。特别是他任房县万峪河乡党委书记期间,带领群众凭着艰苦奋斗、自力更生的“万峪精神”,使该乡一度成为全省脱贫致富模范示范点。
1999年,42岁的吕兴国被任命为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,有了“大显身手”的舞台,吕兴国的人生发生了转折,只不过这个转折让他日后栽了跟头。
随着职位的变迁,手握土地收储、土地出让、房地产调控等重权的吕兴国,成为了开发商争相拉拢的“红人”。吃请玩乐、推杯换盏,吕兴国原本以为只是走走过场的工作应酬,可没想到时间一长,看到老板们一掷千金的“潇洒”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“无所不能”,他的心态渐渐失衡。吕兴国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和这些老板们相比,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,付出的也远比他们多,而自己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工作,工资每月也就两千多元。”
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的改变,使吕兴国心中奉献与索取的天平失衡,对老板们献上的“殷勤”习以为常,对老板们送上的礼金礼品也照单全收,天天与商人推杯换盏、称兄道弟。公开带着自己的情人和这些“小兄弟”们出入酒店、歌厅、会所,关系好得如同“狗皮袜子没反正”。久而久之,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、职责,也把党纪国法抛于脑后。在他看来,枯燥的说教与刻板的纪律,都不如交几个“乐善好施”、“手眼通天”的朋友来得实在。
商人王某是吕兴国的“铁哥们”,在吕兴国的关照下,王某获得了房县城关镇警民街一块土地,他的孩子也被吕兴国安排到房县国土资源局上班,吕兴国获得了15万元的“感谢费”;商人高某为了承揽工程、结算工程款方便,先后送给吕兴国22万元现金。吕兴国在短短数年间收受“哥们”、“朋友”送上的款物就达312.3万元。
对于这些老板们来说,他们追求的是“放长线钓大鱼”,通过与吕兴国保持良好关系,可以承揽更多工程,捞取更多好处。在吕兴国看来,收钱也是“安全”的,认为“兄弟们”不会出卖他,上门送钱并不一定是来求他办事的,纯属人情往来,自己也会适时地给“兄弟们”回礼。况且,平时打个招呼或行个方便,都不过是举手之劳,并不违法。
殊不知,靠金钱和利益建立起来的朋友关系不过是一个权钱交易的借口,哪有真正的友谊可言。吕兴国尽管对“兄弟们”“关爱备至”,但当其东窗事发时,恰恰就是这些“铁哥们”的交待,为案件突破奠定了“基础”。
牌局多,底线在“爱好”中失守
爱好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是一把双刃剑,既可以培育情操,提升修养,也可能由“好”而“贪”、由“玩”而“腐”。
远华走私案”主犯赖昌星有一句“歪理名言”:“不怕领导讲原则,就怕领导没爱好。”吕兴国正是被点中爱好“死穴”而落马的。
刚当上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时,吕兴国给自己定了一条“铁规”:决不以权谋私,决不收受礼品礼金。每到逢年过节,吕兴国都会独自一个人躲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,躲避腐蚀的侵扰。然而,吕兴国有一个小爱好——打牌,一些有求于他的下属和老板打听到他有这个爱好后,就采取曲线进攻的方式来瓦解他的防线,纷纷开始请他打小麻将,赌注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最初的“斗地主”发展到“诈金花”。吕兴国自然是屡战屡胜,“赢”得盆满钵满,牌瘾越来越大,最后到了不分场合、不论时间的地步,一有空就约人到办公室抓紧时间“搞一下”。
和吕兴国走得最近的计某、毕某等一群房地产开发商和工程承包商,喝酒、打牌成了维系彼此感情的纽带。当吕兴国在牌桌上轻而易举赢得一沓沓钞票时,心知肚明“牌友”的醉翁之意,他也投桃报李,利用职务之便为“牌友”承揽工程。在吕兴国的关照下,商人计某先后承接了房县尹吉甫镇3个村的河堤工程,房县3个乡镇的低丘岗地改造工程,以及房县国土资源局下属6个国土所办公楼建设工程。
8年间,吕兴国通过打麻将、诈金花非法所得55万元。起初不把“小爱好”当回事,最终却被小恩小惠“拉下马”。吕兴国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声称是自己放纵了“爱好”,糊里糊涂钻进了他人设下的圈套,“老板下了套,我糊涂钻;部下下了套,我勇敢钻;朋友下了套,我仗义钻。”
办案人员介绍,眼下,有的官员喜欢打牌赌博,就有人借机靠近你,有意输点钱给你,你赢了钱后,觉得这人不错:一来陪自己娱乐让自己开心;二来打牌赢钱又不是贪污受贿。正是有了这样不健康的爱好和想法,才会底线失守,将“私人爱好”与“公权力”混淆在一起,最终触犯纪律与法律。
小节之中有大义,爱好之中见品行。领导干部的个人爱好直接关系其从政道德和公权力的廉洁公正使用,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。吕兴国的落马警示广大党员干部:“好船者溺,好骑者堕,君子各以所好为祸。”领导干部如果把握不好是非界限,最终就会因私人爱好走上不归路。
票子多,人生在弄权腐败中“崩盘”
权力一旦迎合贪欲,被染上铜臭味,就会异化和失控,手握权力者就会用这把双刃剑砍倒自己。
在一个地方或一个职位呆久了,就容易形成“老板凳”现象。 吕兴国在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岗位上一干就是14年。
采访中,与吕兴国共过事的干部对其评价就是一个字“怕”。一名干部说,吕兴国的作风很霸道,如果不按他的意图干事,就要被他“穿小鞋”。
房县国土资源局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对吕兴国也是怕字当头,不敢问、不敢说,放弃了监督的权利,如此一来,在房县国土资源局,吕兴国自然“一言九鼎”。
吕兴国在悔过书中写道:“只要和县主要领导关系处理好,在房县没有执纪执法机构可以监管我,上级机构又监管不到我头上来。” 监管的缺失和乏力,使吕兴国逐渐把单位当成自己的“家”。为了一己私欲,他拉帮结派,搞个人“小集团”,化公为私成了其驾轻就熟的牟利手段。
要拿到项目和土地,得吕兴国点头。”这在房县商人圈中,不是什么秘密。某老板听说找吕兴国办事要送钱,不送钱办不了事,而且“胃口”大,为了拿到项目和土地,就一次性送给吕兴国大量现金。
商人计某证实,在做项目过程中多次找吕兴国汇报工作,吕兴国都置之不理,于是开始一万元、两万元地送,后来发现没有“大手笔”,根本承接不到大的工程项目。为了得到吕兴国的关照,钱越送越多,单笔高达20万元,吕兴国仅收计某一人的贿赂就达69万元。从此,在计某的项目上,吕兴国是有求必应,甚至主动帮其协调解决一些难题。
赤裸裸的权钱交易,让吕兴国赚得“盆满钵满”,迷失在极度膨胀的欲望中。2007年3月,开发商颜某约吕兴国买断房县城关镇玩具厂合伙投资开发“三官台小区”,为了在房地产开发中分得“一杯羹”,吕兴国伙同房县城关镇党委书记龚举成,编制虚假的玩具厂改制职工安置资料,骗取70万元土地出让金,用于“三官台小区”房地产开发,并让商人计某出资20万元给开发商颜某,作为自己在房地产开发项目中的投资。事后,吕兴国获得了3间门面房、一套商品房及一间车库,不花一分钱,就将价值上百万元的房产收入囊中。
2013年5月,吕兴国在竞争副县级干部期间,为阻止个体老板高某检举揭发自己的违纪问题,指使房县国土资源局土地整理中心,从土城镇大河湾水毁工程中虚列30万元工程款,作为“封口费”交给举报人。殊不知,法网恢恢、疏而不漏,吕兴国最终没能成为“漏网之鱼”。
悔不该私欲膨胀,被金钱迷住了双眼;悔不该丧失原则,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工具;悔不该无视党纪国法,把自己放在组织监督之外……”案发后,吕兴国的忏悔姗姗来迟。
吕兴国的悔过书
回顾50余年的人生道路,我曾有过美好的理想和追求,并获得了许多骄人的荣誉,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我一步步走上县级领导岗位。可惜的是我没有很好地珍惜,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犯下了不可原谅的严重错误,直到跌入违法犯罪的泥潭,损害了党的形象,也给家庭带来了伤害。现在想起来,悔恨不已,痛不欲生!
信念丧失,防线失守。参加工作30多年来,我自认为为党和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。特别是我在担任房县万峪河乡党委书记期间,在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道路上,凭着扎实、肯干的“万峪精神”,使万峪河乡一度成为全省的模范示范点。然而,我调任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后,随着地位的升迁、权力的增大,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了变化,贪图安逸、享乐的思想日益滋生,对“灯红酒绿”的生活,对有钱人一掷千金的豪爽不由自主地羡慕起来。心想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,付出的也远比他们多,可自己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工作,工资每月也就2000多元,心里开始不平衡了,产生了等价交换的思想。开始吃讲排场、穿讲高档、玩讲多样,对一些小恩小惠由最初的断然拒绝到坦然接受,从一般的吃吃喝喝演变为赤裸裸的权钱交易。
监督乏力,权力失控。在县一级,当一个国土资源局局长也算位高权重,自认为只要和主要领导关系处理好,在县里没有执纪执法机构可以监管我,上级又监管不到我头上来。特别是在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岗位上一干就是14年,决策“一言堂”、用钱“一支笔”,错位的思维、“一人决策”的工作环境,导致我的胆子越来越大。不该做的事敢做,不该收的钱敢收,不该办的事敢办,不该违的纪敢违,谁和我关系“铁”就把工程交给谁,谁效忠我、听我的话,就把谁放到重要岗位上使用。做任何事都把党纪党规丢在一边,把自己放在组织的监督之外,领导的告诫、单位的学习,被我当成耳边风,最终因滥用职权、以权谋私、生活腐化,被党纪国法的高压线打得头破血流。
贪图享乐,情趣低下。刚当上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时,我给自己定了一条“铁规”:决不以权谋私,决不收受礼品礼金。每到逢年过节,我就会关掉手机或躲到没人能找到的地方,躲避“糖衣炮弹”。然而,我有一个小爱好,喜欢打牌,一些有求于我的老板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后,就采取曲线进攻的方式来瓦解我的防线。开始请我打小麻将,赌注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我被别人以“温水煮青蛙”的方式慢慢拉下水,思想开始变得麻木了,每天过着从办公桌到麻将桌、从麻将桌到酒桌的“三部曲”生活。当我在牌桌上轻而易举赢得一沓沓钞票时,心知肚明“牌友”的醉翁之意,我也投桃报李,利用职务之便为“牌友”承揽工程。不把“小爱好”当回事,最终被小恩小惠“拉下马”。
反思我的错误,教训是深刻的,深感对不起党的谆谆教诲,对不起组织对我几十年的教育培养,对不起各级领导对我的关爱,对不起家人对我的期盼。我将深刻反思自己的错误,吸取教训,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希望广大党员干部以我为鉴,牢记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;心莫贪,贪念必起祸”。唯有守住清廉,才能守住幸福人生。
吕兴国,男,1957年2月出生,曾担任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、湖北(房县)野人谷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委书记(副县级)。因犯受贿罪、贪污罪,被丹江口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
吕兴国案件的几点警示
从平日爱交“小兄弟”,到私下放纵“小爱好”,以至于不知不觉滑入“小圈子”,逐步变质,走向腐败。吕兴国的腐化蜕变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警示。
一是牢记“不搞‘小圈子’远离‘小兄弟’”的告诫。当前,少数领导干部热衷于搞“小圈子”、交“小兄弟”。“小圈子”实际上就是权钱交易的“贸易货栈”,在“圈子”里用哥们义气代替组织原则,用圈内利益代替全局利益,“小圈子”演变成为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。“小兄弟”成腐败帮凶,一些领导干部所交的“小兄弟”,既不是真朋友,更不是亲兄弟,多是一些心术不正、趋炎附势的小人。他们千方百计接近领导干部,挖空心思讨好,处心积虑拉拢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把领导干部当作“资源”来开发,当做“老大”来利用。“以势交者,势倾则绝;以利交者,利穷则散”。领导干部一旦手中没有了权力,“小兄弟”也就不会再跟你“铁”了。从这些年查处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看,一些人就是被“小兄弟”拉下马、送进铁窗高墙的。
二是牢记“官商交往要有道”的告诫。司马迁有句话说得好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官和商,自古以来就难分难舍。一些官员的工作职责注定了必定要与商人打交道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由于资本的逐利性,总有不法商人觊觎干部手中的权力,千方百计攀亲挂友套近乎,试图拉人下水,让权力沦为其牟利的工具。如果一旦交往过度,经受不住诱惑,就成了“官商勾搭成奸”,滋生腐败,自掘坟墓。习近平总书记曾告诫,“‘官’‘商’交往要有道,相敬如宾,而不要勾肩搭背、不分彼此,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”。吕兴国案件再次警示我们,官与商之间的交往,必须守住底线。如果逾越了这条底线,最终就是自掘坟墓。
三是牢记“当官发财当两道”的告诫。升官与发财,或者说从政与发财,两者是不可兼得的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,就曾告诫北大学子,“升官发财自古就是谬论,当官就不要想发财、想发财就不要去做官”。李克强总理也在去年“两会”的记者招待会上说:“自古有所谓‘为官发财,应当两道’,既然担任了公职,为公众服务,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。”“人不能把金钱带入坟墓,金钱却可以把人送入坟墓。”这些年不断查处的腐败案件,就是由于一些人在当官和发财的价值观和权力观上出了问题,有的领导干部长期处在一把手岗位上,大权在握,加之缺乏有效监督,使他们得以拿“公权”获取“私利”,把单位当成自己的专属领地。对金钱的贪欲、对权力的寻租,最终使他们滑向腐败的深渊。当官和发财是截然不同的两条道,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”,干部既走当官道,当忘发财梦。否则“脚踏两只船,迟早要翻船”。 (来源:新浪网 2015-05-12) 
My JSP 'copyRight.jsp' starting page